肖复兴老婆 肖复兴:沈祥福妻子还会托人带奶粉吗?

2019-01-24 - 肖复兴

虽说赢球是硬道理,但是国足在杭州主场一比零赢了黎巴嫩,赢得难看,依然遭到球迷的嘘声和唾骂,甚至有气愤的球迷高喊“国家队解散!”。杜威的那一粒头球,便也只成为了国足的一块勉强的遮羞布。

并不能怪球迷的心气和要求过高,实在是国足踢得让人气馁。整个是缺少一个魂儿,像一个散了黄的鸡蛋。这样的国足,仅仅说是压力和紧张,难以自圆其说,面对的只是一支临时组织起来的业余球队,还要如此的压力和紧张,那么到什么时候就没有了压力,就不紧张了呢?

倒是黎巴嫩队的教练鲁斯图先生一语中的,他说:“我们的队员一年的工资,还没有中国队员一个月的工资多,能取得这样一个结果,我还算满意。”(北京青年报11月23日)。确实,国足球员的工资高得与他们的水平相差太远,更重要是我们对国足的整个投入,也实在高得离谱,让人看不大懂。

仅看在米卢执教冲击世界杯那一年,国足整体花费是一个亿的人民币,仅仅伙食和洗衣费用每天每人就是400元,赶得上一个下岗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如果和豪宅或豪饮相比,国足真的成了豪足了。

如此金钱浇灌,真的是好肉不疼赖肉疼,国足就如同被娇惯的孩子,越没出息越娇惯,越娇惯越没出息,成为了恶性循环。我们以为砸出金钱就会有响声,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谁料想,过重的金钱系在鸟的翅膀下,只会让鸟无法飞翔。

在如此利欲熏心的拜物教的崇拜下,欲望成为了无底洞,钱不压手,将心磨成搓脚石一般千疮百孔,踢球成为了赚钱(甚至赌钱)的一种职业,理想和责任从何谈起?赌球等一切黑暗,还不都是在这样温床上孵化且膨胀起来的,以致到今天这样不可收拾?

1986年,我到云南海埂基地采访沈祥福。那是他第三次应召进国家队,那时他每月收入拿多少呢?他告诉过我这样一个细节,他刚刚新婚燕尔,遥远的分居,他的身体不好,妻子关心他,特意买了一袋奶粉,不是寄来,而是托人带给沈祥福,为了节省几个邮费。就是这一袋奶粉,让那时的沈祥福怦然心动,也让我倏然心动。

对于今日踢得越来越臭却已经腰缠万贯的中国足球的球员而言,一袋奶粉早不在眼里了。但是,1986年的一袋奶粉,对于一名中国足球队的队员而言,却曾经是那样的弥足珍贵。我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他对我说起这一袋奶粉时脸上现出的有些羞涩却幸福而珍爱的神情。他清楚,从那一刻起,他脚下的足球多注入了一股力量,那力量来自妻子,而并非来自金钱。

有时候,很多事情,真的不是金钱多少能够衡量的。足球职业联赛以来,水平没有上去,问题却接踵而至,而且积重难返。我们实在是到了认真反思的时候了。并不是什么问题都可以通过市场经济来解决,职业联赛也不是用金钱堆砌出来的。在经济时代到来之际,体育春江水暖鸭先知一般,如鱼得水,国足更是借水行船,先自己挣得个盆盈钵满,却无形之中让金钱如蛇一般,将体育的精神咬噬,将圆圆的足球异化为方方的色子。

如今中国足球麻木的精神,尤其需要营养的滋润。也许,太过于轻薄,但沈祥福1986年的一袋奶粉,是否还存活在他们这一代和下面更为年轻一代的球员的记忆里,能够结晶一块琥珀,哪怕只是系上一个不大的结,即使完成不了对中国足球的精神救赎,起码可以成为中国足球的一种试纸,一种隐喻。

不从金钱泥潭里拔将出来,中国足球不会有太大出息。(肖复兴)

相关阅读
  • 肖复兴荔枝 肖复兴讲述老院故事

    肖复兴荔枝 肖复兴讲述老院故事

    2019-01-24

    1 老院“粤东会馆”坐落在前门楼子东侧的西打磨厂街,为清末民初一批广东同乡兴建,也是肖复兴长大的地方,记载着他童年的秘密。2 老院是个迷你江湖,房客里有捏泥人的、炸油条的、做翻译的、搞工程的、拉提琴的、唱大戏的各有各的传奇故事。

  • 肖复兴的代表作 给人以真实:读肖复兴的作品

    肖复兴的代表作 给人以真实:读肖复兴的作品

    2019-01-24

    和大多数人读书的目的一样,希望能在书中得到启迪,有所感悟,但深感遗憾的是,尽管近些来来被称作为“作家”的数不清,但其作品要么通俗得让人无法忍受,要么无病呻吟,如过眼云烟。也许是不愿意让我失望,一个偶然的机会。

  • 母亲肖复兴 肖复兴:白葫芦花

    母亲肖复兴 肖复兴:白葫芦花

    2019-01-24

    从北大荒插队刚回北京的时候,我搬家到陶然亭南。那里新建不久一排排红砖房的宿舍,住着的都是修地铁复员转业落户在北京的铁道兵,住着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人。之所以从城里换房来到这里,因为这里很清静,而且,每户房前。

  • 早恋肖复兴 我和小尹在猪号的日子 | 肖复兴

    早恋肖复兴 我和小尹在猪号的日子 | 肖复兴

    2019-01-24

    冬天猪号的记忆,对于我,总是和那口井,和那口锅,和小尹相连在一起的。那口井,在猪号前面不远,我最怵头上那口井。冬天,井沿结起厚厚的冰如同火山口,又滑又高,爬到井口已经很困难,偏偏打水时又常常把水桶掉进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