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2018-11-13 - 妄自菲薄

最近刷屏的“鸿茅药酒”事件,解读的角度很多,包含的热点元素也很多,其中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中医药的实际功效与安全性。关于中医药靠不靠谱的问题,近年来一直是网上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特别是一些极具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对中医的质疑,更是让传承了千年的中医蒙上了“伪科学”的影子。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相比建立在科学实验、以及严密逻辑论证基础上的西医,中医的理论多建立在对前人医疗经验的总结以及阴阳五行、精气经络等学说之上。西医的东西几乎都是可以在现代仪器下看得见、摸的着的,药物的作用机理也非常明确,而中医理论看不见摸不着,中草药的作用与机理,还很难通过现代仪器检测出是如何对人体病症起作用的。这些因素,都让一些国人对中医颇为疑虑。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而近年来的中药安全事件,更是加深了很多人对中医药的安全性和疗效的担心,比如2013年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发出警告,白凤丸、牛黄解毒片等部分未经许可的中药中含有过量的铅、汞与砷;中药发宝因汞含量严重超标,在香港被召回;央视曝光国产的维C银翘片含剧毒砷汞残留……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妄自尊大妄自菲薄 关于中医 国人为啥不是妄自菲薄 就是妄自尊大?

一位在网上广受青年人“爱戴”的公众人物举例子说“像龙胆泄肝丸是生产了一百多年的中药,同仁堂一直在生产,终于出事儿了吧。在西医界治肾得都知道龙胆泄肝丸里含的关木通导致肾衰竭,在中国已经造成了几千例尿毒症。就为了退火,这个传统中药就是为了夏天退火,吃一点,吃着吃着火退了,肝××完了。”所以在他看来,中医骨子里就是伪科学。

但与国内近年来,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中医药声音相比,好像中药在国外又成了“神药”。

有消息称,川贝枇杷膏在美国收到追捧,一瓶价格从7美元暴涨到70美元,药店卖到脱销。

而在知乎上,一条有关马应龙痔疮膏在美国成为明星的帖子,也十分红火。

从川贝枇杷膏到马应龙痔疮膏,从菲尔普斯肩上的拔罐红印到无所不搭的枸杞,中药似乎又成了外国人膜拜的神药神术,这又让很多国人带上了满满的文化征服自豪感。

但实际情况是,2月22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一条中规中矩的健康新闻:Herbal Supplement Has Some New Yorkers Talking, Instead of Coughing(一些纽约人在谈论一种能止咳的草药补充剂)。文中提到一个消费者Alex Schweder感冒十几天咳嗽不停,服用了川贝枇杷膏后效果明显,于是不停地向身边人安利,但另外几个人则对该药心存疑虑。

美国专家表示,服用川贝枇杷膏这类草药补充剂不当很可能带来健康风险。美国FDA也建议消费者在服用前先与医生沟通,并警惕那些过度夸大疗效的产品。

这原本是一条提醒美国民众的新闻,到了中文媒体这里就变成了:川贝枇杷膏在美国被奉为感冒神药;“中国神药”在美国彻底火了;一瓶7美元炒到70美元,还卖到脱销……仿佛川贝枇杷膏成了美国流感的大救星,到处闪耀着中华传统文化强势输出的骄傲和爱国心。

中医到底是伪科学,还是“神药、神医”,我们是该弃之如敝屣,还是自豪满满地当成中华文化的瑰宝?

对中医药的看法,折射的是一百多年来国人对西方文化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个是妄自尊大,即使失败摆在眼前,也会通过精神胜利法,宣布自己大获全胜;另一个则是妄自菲薄,凡是中国的,都是可疑的。

或许,我们本该有的态度是平静点、自信点、谦虚点、不卑不亢点。

还是拿中医药说,与西医在理论体系和治疗方法上存在本质差别的中医药,远没到“伪科学”的地步,但距离闪耀全球,还距离甚远。

日本明治维新后也曾废止汉方药馆、禁止汉方自由买卖……到了上个世纪70年代,患慢性病、过敏性疾病的国民人数迅速增长。西医常常束手无策,而汉医却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随后又迎来了汉医在日本的复兴。而中医药作为合法的医疗保健手段也被越来越多的国家纳入了医疗保健体系。

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我国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了86个中医药合作协议。其中针灸是欧美中医药最成熟的部分。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其中29个设立了传统医学的法律法规,18个将针灸纳入医疗保险体系。全美50个州中已有46个批准颁发针灸执照。

“中医药是我国非常宝贵的财富,但是,这么丰富的资源以及古人所留下的丰富经验,并不是我们拿来就可以用的,是需要在古人的基础上再探索、再思、再挖掘,才能创造出价值。”屠呦呦说。她因为开创性地从中草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2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