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2019-05-16 - 邪马台国

《魏书·东夷传》记载了日本当时一个吞并了三十余小国的邪马台国。由于这段历史对于日本而言是“欠史时代(缺乏相应记载)”,所以难以搜集和考证相关历史材料,只有魏书上稍见端倪。

卑弥呼女王

邪马台国据说历代男性为王,但在连年内乱之中,他们拥立了一位女王,卑弥呼据说就是她的名字,而NHK考证说“卑弥呼”是一种称号,意思是“女王”。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卑弥呼身处乱世之中,一介女流,自有她的手段。史书记载,她以鬼道治国,国内的民众都觉得她能呼风唤雨,十分玄乎,对她十分信服。这个“鬼道”听着就挺吓人,但以我的了解,它可能是一种原始道教、原始神道教和巫术信仰的融合物,这个我没考证过,但是看了一篇全日语的论文,虽然大体上没看懂。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名和 さん所绘卑弥呼,注意头上的太阳纹章王冠,有人说她即是

传说中的“天照大神”,也有人认为她是传说中的“神功皇后”。

女王不仅会法术,平时也是神神秘秘的,史书载她“居处宫室楼观,城栅严设,常有人持兵守卫”,只有八千侍女和一个送饭的男仆能接近她,平常的国事也是由弟弟处理。主要的国事有两件:一,向女王献上新鲜时事和官员奏折;二,传达女王的命令。邪马台国的官员和民众紧密团结在以女王为中心的鬼道势力统治下,至少国内的部落不再群聚斗殴,经济和军队都有了一定的建设。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但女人作为弱势群体,自古就被人欺负。南边的狗奴国国王(性别:男)听说邪马台国君是一位会法术的女士,觉得十分有趣。他想了想,在国内发表演说,说我身为男人的代表,要为男性大声疾呼,落后的母权社会已经过去了,男人翻身把歌唱,当家作主了。邻国女人当王,岂有此理!反正说什么也要把邪马台国给吞并了。

邪马台国女王 日本弥生时代的邪马台国

于是两国陷入长久的战争之中,邪马台国常年鬼道治国,武力值远远低于魔法值,这仗根本没法打。

还好女王机智,她从小时候就知道大洋彼岸有一个很爱面子的超级大国。于是公元238年,女王派使者难升米携带礼物远渡重洋,来到了当时的魏国,拜见魏帝曹睿。曹睿一看边远蛮夷心慕王化,一阵狂喜之下就赐予女王“亲魏倭王”的紫绶金印,予以封号,接着就是赏赐,主要是铜镜,双方其乐融融。

在听完使者讲述邪马台国陷入困境的时候,魏方表示强烈关注,并呼吁双方尽快停战,希望狗奴国能够站到正义的一边,早日归顺邪马台国。在宴会之后,曹睿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派出使者实地考察,这也就是邪马台能够在史书上留有痕迹的关键。

铜镜

女王的使者回到日本,全日本地区听说女王居然能与大魏交好,顿时老实了许多,女王也借大魏的权势和进口文物(铜镜)进一步巩固了国内统治,威望空前提高,直到死后坟墓数百步,殉葬百余人。

卑弥呼是一个时代,而时代是不可复制的。虽然卑弥呼傍上了大魏这么一棵大树,但狗奴国主依然对邪马台国耿耿于怀,对魏国的宣告愈发不屑,两国依然战争不断。卑弥呼死后,邪马台国势每况愈下,随着三家归晋,双方的交往也断开了。邪马台国带着巨大的谜团沉睡在了历史之中。

在日语中,邪马台即是yamatai,而大和在日语中是yamato,可以看出两者非常相似。而大和国正是在邪马台国之后出现的一个政权,由于“欠史”的原因,二者究竟有何关联,邪马台国是否就是后来的大和国,目前在史学界有各种猜测。这个问题一直饱受关注,毕竟大和国是日本第一个统一了全国的政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