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 文娱明星 - 演员 - 歌手 - 模特 - 导演 - 主持人 - 童星 - 收集红人 - 女优 - 体育明星 - 篮球 - 足球 - 历史名人 - 商业名人 - 社会名人 - 名人名言 - 名人故事 - 简介资料 - 免费影戏 - 古诗词大全 - 歌曲 - 演员表 - 资讯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世界名人网 > 历史名人 > 李元吉 李元吉简介 新旧唐书·李元吉传

图片前导发端www.gan0.com-大唐李元吉

李元吉(公元603年—626年7月2日),唐高祖李渊第四子,名劼,小字三胡,窦皇后所生,李元吉曾随李世平易近东征洛阳、讨刘黑闼,屡立战功,受封司徒、侍中、并州多数督、左卫上将军、上柱国等官职勋位。在唐初的政治斗争中,李元吉自动支持太子李建成,自动安排刺杀李世平易近,被李建成拦阻。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六月初四,李世平易近动员“玄武门政变”,与太子李建成同逐一逐一时被杀,有五子逐一同逐一逐一被诛杀,终年二十四岁。



李元吉个人资料

本名:李元吉别号:李劼、三胡所处时代:唐朝时期
性别:男平易近族:汉族国籍:唐朝
诞生日期:公元603年逝世时光:公元626年7月2日诞生地:陇西成纪
职业:藩王、唐高祖李渊第四子成绩:攻打洛阳时期,设伏击破王世充;率军破刘黑闼弟刘十善于魏州爵位:齐王、海陵郡王、巢王


目录李元吉简介旧唐书·李元吉传新唐书·李元吉传


李元吉简介

李元吉(公元603年—626年7月2日),唐高祖李渊第四子,名劼,小字三胡,窦皇后所生,李元吉曾随李世平易近东征洛阳、讨刘黑闼,屡立战功,受封司徒、侍中、并州多数督、左卫上将军、上柱国等官职勋位。在唐初的政治斗争中,李元吉自动支持太子李建成,自动安排刺杀李世平易近,被李建成拦阻。武德九年(公元626年)六月初四,李世平易近动员“玄武门政变”,与太子李建成同逐一逐一时被杀,有五子逐一同逐一逐一被诛杀,终年二十四岁。

李元吉生平简介

李元吉,是高祖李渊的第四个儿子。太原起义后,被录用为太原郡太守,封为姑臧郡公。不久晋封为齐国公,任十五郡诸军事、镇北上将军,留下镇守太原,赋予他自行处理处罚军政事务的权力。

高祖武德元年(618),他晋封为齐王,任并州总管。武德二年(619),刘武周向南打击汾州、晋州,高祖诏令右卫将军宇文歆辅佐他镇守并州。李元吉爱好狩猎,装载罗网的车子就有三十多辆,他曾说“我宁可三天不吃器材,不能逐一天不狩猎”,还放纵他身旁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宇文歆多次劝止但是不听,就向高祖呈递奏表说:“齐王在并州,常常穿上便装出城,和窦诞逐一同逐一逐一游乐狩猎,蹂躏农田庄稼,放纵身旁的人,悍然掠夺百姓的财物,境内的家禽六畜,险些被他们抢光。他站在通衢中间放箭射人,不雅观赏人们遁藏,作为文娱。把兵卒分成摆布两方,做构兵游戏,直到彼此殴斗砍杀,造成伤残甚至消亡。夜晚敞开府门,到他人家里果然干些淫猥勾当。黎平易近百姓怨恨,都是满腔愤怒。凭着这种状况守城,怎么可以或许守住!”李元吉终于开罪夺职。他又婉转地震员本地年高德劭的白叟进京为他讨情,不久规复了官职。

其时刘武周领导五千名骑兵到了黄蛇岭,李元吉派遣车骑将军张达领导逐一百名步兵先去试探。张达嫌人太少,坚决要求不去。李元吉强行派遣,逐一到黄蛇岭就被杀光。张达愤恨恼怒,就为刘武周当向导并吞了榆次县城,进逼并州。李元吉十分发急,诈骗他的司马刘德威说“:您带着年老体弱的人员守城,我带上身强力壮的将士出城作战。”乘着夜晚队伍出城的机缘,他带上妻妾丢下戎行逃回了长安,并州很快失陷。高祖拊膺切齿,对礼部尚书李纲说:“元吉年青,还不熟悉军政事务,所以派窦诞、宇文歆辅佐他。精干人马好几万,军粮预拨了上十年,我举义旗打山河的发祥地,眨眼之间就丢了。宇文歆带头提出这种计策,我要杀掉他。”李纲说“:得亏宇文歆才让陛下没有落空爱子,我觉得他有功。”高祖扣问原因,李纲回覆说:“罪行出在窦诞没有劝戒齐王,致使士卒百姓怨恨愤怒。再说齐王年青,肆无顾忌地干骄横放纵的事,放纵身旁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窦诞不曾劝谏避免,却放任包庇他,所以造成了祸胎,这是窦诞的罪恶。宇文歆论热情要疏远些,靠近他的时光又短,齐王的不合错误,他已局部禀奏过了。况且是父子间的事情,他人不好说话,但宇文歆却说了,岂非还不忠诚?目下当今要究查他的罪恶,不会使他心服,我觉得很不恰当。”第二天,高祖请李纲进宫,让他坐到本身身旁,说道:“目下当今我有了您,刑罚就不会落空分寸。元吉本身作孽,跟他人结下了怨恨。宇文歆曾上表禀奏,窦诞还怎能避免,都不是他们的罪错。”不久录用李元吉为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

武德四年(621),太宗征讨窦建德,留下李元吉和屈突通在洛阳围攻王世充。王世充出兵抵抗,李元吉设下暗藏打败了他,斩杀八百人,生擒他的上将乐仁日方、士卒逐一千多人。平定王世充后,李元吉被授予司空头衔,其他官职仍旧,别的赏给王侯的衮衣冠冕、前后两部军乐队、二十名仪仗队员、两千斤黄金,跟太宗各赐三座熔炉铸造货币供本身使用。武德六年(623),授予隰州总管。他厥后跟李建成联合算计太宗,分头招募怯猛打手,收容逃亡罪犯。还勾搭后宫妃嫔,挨个儿奉承,又重金行贿中书令封伦作为帮凶。以后高祖疏远太宗偏幸李元吉。太宗曾经伴随逐一逐一高祖到齐王府,李元吉让本身的护军宇文宝暗藏在寝室,准备暗杀太宗。李建成忧虑不能乐成绩避免了,李元吉气愤地说:“只是为你老兄着想罢了,对我有什么相干!”武德九年(626),改授左卫上将军头衔,不久提拔为司徒、兼侍中,并州多数督、隰州都督、稷州刺史等官职局部仍旧。

高祖准备到太和宫去避暑,秦王、齐王该当伴随逐一逐一,李元吉对李建成说:“等我到了太和宫,就派干练的将士抓住他。把他关进地窖,只开逐一个洞口递送食物。”恰逢突厥的郁射设率领戎行驻扎到黄河南岸,围攻乌城。李建成绩引荐李元吉取代太宗督率戎行北上征伐,仍旧命令秦王府的猛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人逐一同逐一逐一出发。还调来秦王府的士卒混名册,选择精兵强将,准备篡夺太宗的人马来空虚齐王府。还在高祖面前诬告杜如晦、房玄龄,将他们赶回了家。高祖明知是他们的诡计却不避免。李元吉乘势诡秘请求除掉太宗,高祖说“:这人立有平定全国的功绩,恶行还没有表露,如果杀他,凭什么来由?”李元吉说“:秦王常常听从诏令。刚刚平定洛阳时,骄横傲慢意得志满,不肯赶紧回京,分赏财物,树立个人恩义。违反抗拒到这种程度,岂非不是起义?只管立刻杀掉,不愁没有来由!”高祖没有回声,李元吉就退出去了。

李建成对李元吉说“:曾经篡夺了秦王的精锐队伍,你同逐一帅着几万兵众,我和秦王到昆明池,在那里为你饯行,命令怯夫把他合杀在帷幕后边,就说是暴病死去,估量父皇不会不信。我再派人劝说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给我。即位当前,把你立为皇太弟。尉迟敬德等人曾经落到你的手中,到时生坑掉,谁敢不服?”率更丞王日至听到这个诡计,诡秘报告太宗。太宗召集府中仕宦们讲了这事,他们都说“:大王您如不决断,山河就不属唐朝了。若是让建成、元吉的罪行诡计得逞,那伙瓦釜雷鸣,元休咎狠暴戾,毕竟不会侍奉建成。从前护军薛宝向元吉呈递的符..说‘:元吉二字合起来就是唐字。’元吉获得符..欢娱地说:‘只要除掉秦王,篡夺太子轻而易举。’挑起内哄还没有乐成,就打好了彼此争夺太子的主意。凭着大王您的声望,除掉建成、元吉如拔小草。”太宗游移不决,人人又说:“大王您觉得虞舜是位什么样的人?”太宗说“:他聪慧艰深才华横溢,温文谦和公道老实,当儿子孝顺,做君主圣明,怎能任意评论他白叟家呢?”人人说“:借使倘使他淘井出不来,像鱼鳖逐一样淹死,怎能成为孝子呢?填塞堆栈裂墙时下不来,就被烧成了灰烬,怎能成为圣君呢?忍受小棍敲击,避开大棒鞭挞,简直是有谋略的。”太宗于是定下战略除掉了李建成和李元吉。

李元吉死时二十四岁。他有五个儿子:梁郡王李承业、渔阳王李承鸾、普安王李承奖、江夏王李承裕、义阳王李承度,逐一同逐一逐一株连被杀。不久颁布诏令把李建成、李元吉从皇家名册中注销。太宗登上帝位,追封李元吉为海陵郡王,谥号叫剌,按照礼节重新安葬。贞不雅观十六年(642),又追封为巢王,谥号仍旧,还把曹王李明作为李元吉的继子。


旧唐书·李元吉传

旧唐书·李元吉传原文

巢王元吉,高祖第四子也。义师起,授太原郡守,封姑臧郡公。寻进封齐国公,授十五郡诸军事、镇北上将军,留镇太原,许以便宜行事。武德元年,进爵为王,授并州总管。二年,刘武周南侵汾、晋,诏遣右卫将军宇文歆助元吉守并州。元吉性好畋猎,载网罟三十余两,尝言"我宁三日不食,不能逐一日不猎",又纵其摆布攘夺百姓。歆频谏不纳,乃上表曰:"王在州之日,多出微行,常共窦诞游猎,蹂践谷稼,放纵密切,公行攘夺,境内六畜,因之殆尽。当衢而射,不雅观人避箭觉得笑乐。分遣摆布,戏为攻战,至相击刺毁伤至死。夜开府门,宣淫他室。百姓怨毒,各怀愤叹。以此守城,安能自保!"元吉竟坐免。又讽父老诣阙请之,寻令复职。时刘武周率五千骑至黄蛇岭,元吉遣车骑将军张达以步卒百人先尝之。达以步卒少,固请不行。元吉强遣之,至则尽没于贼。达愤怒,因引武周并吞榆次,进逼并州。元吉大惧,绐其司马刘德威曰:"卿以老弱守城,吾以强兵出战。"因夜出兵,携其妻妾弃军奔还京师,并州遂陷。高祖怒甚,谓礼部尚书李纲曰:"元吉幼小,未习时事,故遣窦诞、宇文歆辅之。强兵数万,食支十年,起义兴运之基,逐一朝而弃。宇文歆首画此计,我当斩之。"纲曰:"赖歆令陛下不失爱子,臣觉得有功。"高祖问其故,纲封曰:"罪由窦诞不能规讽,致令军人怨愤。又齐王年少,肆行骄逸,放纵摆布,侵渔百姓。诞曾无谏止,乃随顺遮蔽,以成其衅,此诞之罪。宇文歆论情则疏,向彼又浅,王之不合错误,悉以闻奏。且父子之际,人所难言,而歆言之,岂非忠恳?今欲诛罪,不录其心,臣愚窃觉得过。"来日诰日,高祖召纲入,升御坐,谓曰:"今我有公,遂使刑罚不滥。元吉自恶,树怨于人。歆既曾以表闻,诞亦焉能禁制?皆非其罪也。"寻加授元吉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四年,太宗征窦建德,留元吉与屈突通围王世充于东都。世充出兵拒战,元吉设伏击破之,斩首八百级,生擒其上将乐仁昉、甲士千余人。世充平,拜司空,余官如故,加赐衮冕之服、前后部鼓吹乐二部、班剑二十人、黄金二千斤,与太宗各听三炉铸钱以自给。六年,加授隰州总管。及与建成连谋,各募壮士,多匿罪人。复内结宫掖,递加称赞,又厚赂中书令封伦觉得党助。由是高祖颇疏太宗而加爱元吉。太宗尝从高祖幸其第,元吉伏其护军宇文宝于寝内,将以刺太宗。建成恐事不果而止之,元吉愠曰:"为兄计耳,于我何害!"九年,转左卫上将军,寻进位司徒、兼侍中,并州多数督、隰州都督、稷州刺史并如故。

高祖将避暑太和宫,二王当从,元吉谓建成曰:"待至宫所,当兴精兵袭取之。置土窟中,唯开逐一孔以通饮食耳。"会突厥郁射设屯军河南,入围乌城。建成乃荐元吉代太宗督军北讨,仍令秦府骁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并与偕行。又追秦府兵帐,简阅骁怯,将夺太宗兵以益其府。又谮杜如晦、房玄龄,逐令归第。高祖知其谋而不制。元吉因密请加害太宗,高祖曰:"是有定四海之功,罪迹未见,逐一旦欲杀,何觉得辞?"元吉曰:"秦王常违诏敕,初平东都之日,偃蹇顾望,不急还京,分散钱帛,以树私惠。违戾如此,岂非反逆?但须速杀,何患无辞!"高祖不合弊端,元吉遂退。建成谓元吉曰:"既得秦王精兵,同逐一数万之众,吾与秦王至昆明池,于彼宴别,令壮士拉之于幕下,因云暴卒,主上谅无不信。吾当使人进说,令付吾国务。正位已后,以汝为太弟。敬德等既入汝手,逐一时坑之,孰敢不服?"率更丞王晊闻其谋,密告太宗。太宗召府僚以告之,皆曰:"大王若不正断,社稷非唐统统。若使建成、元吉肆其毒心,群小得志,元吉狼戾,终亦不事其兄。往者护军薛宝上齐王符箓云:'元吉分解唐字。'齐王得之喜曰:'但除秦王,取东宫如反掌耳。'为乱未成,预怀相夺。以大王之威,袭二人如拾地芥。"太宗游移未决,众又曰:"大王以舜为何如人也?"曰:"浚哲文明,温恭允塞,为子孝,为君圣,焉可议之乎?"府僚曰:"向使舜浚井不出,自同逐一逐一鱼鳖之毙,焉得为孝子乎?涂廪不下,便成煨烬之余,焉得为圣君乎?小杖受,大杖避,良有以也。"太宗于是定计诛建成及元吉。元吉死时年二十四。有五子:梁郡王承业、渔阳王承鸾、普安王承奖、江夏王承裕、义阳王承度,并坐诛。寻诏绝建成、元吉属籍。太宗莅祚,追封元吉为海陵郡王,谥曰剌,以礼改葬。贞不雅观十六年,又追封巢王,谥如故,复以曹王明为元吉后。

旧唐书·李元吉传翻译

李元吉,是高祖李渊的第四个儿子。太原起义后,被录用为太原郡太守,封为姑臧郡公。不久晋封为齐国公,任十五郡诸军事、镇北上将军,留下镇守太原,赋予他自行处理处罚军政事务的权力。

高祖武德元年(618),他晋封为齐王,任并州总管。武德二年(619),刘武周向南打击汾州、晋州,高祖诏令右卫将军宇文歆辅佐他镇守并州。李元吉爱好狩猎,装载罗网的车子就有三十多辆,他曾说“我宁可三天不吃器材,不能逐一天不狩猎”,还放纵他身旁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宇文歆多次劝止但是不听,就向高祖呈递奏表说:“齐王在并州,常常穿上便装出城,和窦诞逐一同逐一逐一游乐狩猎,蹂躏农田庄稼,放纵身旁的人,悍然掠夺百姓的财物,境内的家禽六畜,险些被他们抢光。他站在通衢中间放箭射人,不雅观赏人们遁藏,作为文娱。把兵卒分成摆布两方,做构兵游戏,直到彼此殴斗砍杀,造成伤残甚至消亡。夜晚敞开府门,到他人家里果然干些淫猥勾当。黎平易近百姓怨恨,都是满腔愤怒。凭着这种状况守城,怎么可以或许守住!”李元吉终于开罪夺职。他又婉转地震员本地年高德劭的白叟进京为他讨情,不久规复了官职。

其时刘武周领导五千名骑兵到了黄蛇岭,李元吉派遣车骑将军张达领导逐一百名步兵先去试探。张达嫌人太少,坚决要求不去。李元吉强行派遣,逐一到黄蛇岭就被杀光。张达愤恨恼怒,就为刘武周当向导并吞了榆次县城,进逼并州。李元吉十分发急,诈骗他的司马刘德威说“:您带着年老体弱的人员守城,我带上身强力壮的将士出城作战。”乘着夜晚队伍出城的机缘,他带上妻妾丢下戎行逃回了长安,并州很快失陷。高祖拊膺切齿,对礼部尚书李纲说:“元吉年青,还不熟悉军政事务,所以派窦诞、宇文歆辅佐他。精干人马好几万,军粮预拨了上十年,我举义旗打山河的发祥地,眨眼之间就丢了。宇文歆带头提出这种计策,我要杀掉他。”李纲说“:得亏宇文歆才让陛下没有落空爱子,我觉得他有功。”高祖扣问原因,李纲回覆说:“罪行出在窦诞没有劝戒齐王,致使士卒百姓怨恨愤怒。再说齐王年青,肆无顾忌地干骄横放纵的事,放纵身旁的人,掠夺百姓的财物。窦诞不曾劝谏避免,却放任包庇他,所以造成了祸胎,这是窦诞的罪恶。宇文歆论热情要疏远些,靠近他的时光又短,齐王的不合错误,他已局部禀奏过了。况且是父子间的事情,他人不好说话,但宇文歆却说了,岂非还不忠诚?目下当今要究查他的罪恶,不会使他心服,我觉得很不恰当。”第二天,高祖请李纲进宫,让他坐到本身身旁,说道:“目下当今我有了您,刑罚就不会落空分寸。元吉本身作孽,跟他人结下了怨恨。宇文歆曾上表禀奏,窦诞还怎能避免,都不是他们的罪错。”不久录用李元吉为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

武德四年(621),太宗征讨窦建德,留下李元吉和屈突通在洛阳围攻王世充。王世充出兵抵抗,李元吉设下暗藏打败了他,斩杀八百人,生擒他的上将乐仁日方、士卒逐一千多人。平定王世充后,李元吉被授予司空头衔,其他官职仍旧,别的赏给王侯的衮衣冠冕、前后两部军乐队、二十名仪仗队员、两千斤黄金,跟太宗各赐三座熔炉铸造货币供本身使用。武德六年(623),授予隰州总管。他厥后跟李建成联合算计太宗,分头招募怯猛打手,收容逃亡罪犯。还勾搭后宫妃嫔,挨个儿奉承,又重金行贿中书令封伦作为帮凶。以后高祖疏远太宗偏幸李元吉。太宗曾经伴随逐一逐一高祖到齐王府,李元吉让本身的护军宇文宝暗藏在寝室,准备暗杀太宗。李建成忧虑不能乐成绩避免了,李元吉气愤地说:“只是为你老兄着想罢了,对我有什么相干!”武德九年(626),改授左卫上将军头衔,不久提拔为司徒、兼侍中,并州多数督、隰州都督、稷州刺史等官职局部仍旧。

高祖准备到太和宫去避暑,秦王、齐王该当伴随逐一逐一,李元吉对李建成说:“等我到了太和宫,就派干练的将士抓住他。把他关进地窖,只开逐一个洞口递送食物。”恰逢突厥的郁射设率领戎行驻扎到黄河南岸,围攻乌城。李建成绩引荐李元吉取代太宗督率戎行北上征伐,仍旧命令秦王府的猛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人逐一同逐一逐一出发。还调来秦王府的士卒混名册,选择精兵强将,准备篡夺太宗的人马来空虚齐王府。还在高祖面前诬告杜如晦、房玄龄,将他们赶回了家。高祖明知是他们的诡计却不避免。李元吉乘势诡秘请求除掉太宗,高祖说“:这人立有平定全国的功绩,恶行还没有表露,如果杀他,凭什么来由?”李元吉说“:秦王常常听从诏令。刚刚平定洛阳时,骄横傲慢意得志满,不肯赶紧回京,分赏财物,树立个人恩义。违反抗拒到这种程度,岂非不是起义?只管立刻杀掉,不愁没有来由!”高祖没有回声,李元吉就退出去了。

李建成对李元吉说“:曾经篡夺了秦王的精锐队伍,你同逐一帅着几万兵众,我和秦王到昆明池,在那里为你饯行,命令怯夫把他合杀在帷幕后边,就说是暴病死去,估量父皇不会不信。我再派人劝说父皇,要他把朝政交给我。即位当前,把你立为皇太弟。尉迟敬德等人曾经落到你的手中,到时生坑掉,谁敢不服?”率更丞王日至听到这个诡计,诡秘报告太宗。太宗召集府中仕宦们讲了这事,他们都说“:大王您如不决断,山河就不属唐朝了。若是让建成、元吉的罪行诡计得逞,那伙瓦釜雷鸣,元休咎狠暴戾,毕竟不会侍奉建成。从前护军薛宝向元吉呈递的符..说‘:元吉二字合起来就是唐字。’元吉获得符..欢娱地说:‘只要除掉秦王,篡夺太子轻而易举。’挑起内哄还没有乐成,就打好了彼此争夺太子的主意。凭着大王您的声望,除掉建成、元吉如拔小草。”太宗游移不决,人人又说:“大王您觉得虞舜是位什么样的人?”太宗说“:他聪慧艰深才华横溢,温文谦和公道老实,当儿子孝顺,做君主圣明,怎能任意评论他白叟家呢?”人人说“:借使倘使他淘井出不来,像鱼鳖逐一样淹死,怎能成为孝子呢?填塞堆栈裂墙时下不来,就被烧成了灰烬,怎能成为圣君呢?忍受小棍敲击,避开大棒鞭挞,简直是有谋略的。”太宗于是定下战略除掉了李建成和李元吉。

李元吉死时二十四岁。他有五个儿子:梁郡王李承业、渔阳王李承鸾、普安王李承奖、江夏王李承裕、义阳王李承度,逐一同逐一逐一株连被杀。不久颁布诏令把李建成、李元吉从皇家名册中注销。太宗登上帝位,追封李元吉为海陵郡王,谥号叫剌,按照礼节重新安葬。贞不雅观十六年(642),又追封为巢王,谥号仍旧,还把曹王李明作为李元吉的继子。


新唐书·李元吉传

新唐书·李元吉传原文

巢刺王元吉小字三胡。高祖兵已西,留守太原,封姑臧郡公,进齐国,总十五郡诸军事,加镇北将军、太原道行军元帅。帝受禅,进王齐,为并州总管。

初,元吉生,太穆皇后恶其貌,不举,侍媪陈善意私乳之。及长,猜鸷好兵,居边久,益骄侈。常令奴客、诸妾数百人被甲习战,相击刺,死伤甚众。后元吉中创,善意止之,元吉恚,命壮士拉死,私谥慈训夫人。

刘武周略汾、晋,诏遣右卫将军宇文歆助守。元吉喜鹰狗,出常载罝罔三十车,曰:"我宁三日不食,不成逐一日不猎。"夜潜出淫平易近家,府门不闭。歆骤谏,不纳,乃显表於帝曰:"王数出与窦诞纵猎,蹂平易近田,纵摆布攘夺,畜产为尽。每射於道,不雅观人避矢觉得乐。百姓怨毒。不成与共守。"有诏派遣。元吉密讽平易近诣阙请,乃得归。武周以五千骑屯黄蛇岭,元吉使将军张达以步卒百人尝寇,达辞兵少,强之,至则尽没。达怒,导武周陷榆次。元吉保祁,贼急攻之,遁还并州,贼张甚。元吉绐司马刘德威曰:"公以老弱守,吾率锐士拒贼。"因赍宝物、携妻妾夜出,委军奔京师,并州陷。帝怒,自是尝令从秦王征讨,不复颛军矣。

寻授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秦王围东都,窦建德来援,王以精骑逆战,留元吉、屈突通守,而世充易之,辄出兵,元吉设伏劫之,斩首八百级,禽其将。东都平,拜司空,赐衮冕服、鼓吹二部、班剑二十人、黄金二千斤,与太子、秦王得三炉铸钱。累进司徒,兼侍中、并州多数督。

时秦王有功,而太子不为中外所属,元吉喜乱,欲并图之。乃构於太子曰:"秦王功业日隆,为上所爱,殿下虽为太子,位不安,不早计,还踵受祸矣,请为殿下杀之。"太子不忍,元吉数讽不已,许之。於是邀结宫掖,厚赂中书令封德彝,使为游说,帝遂疏秦王,爱太子。元吉乃多匿流亡壮士,厚赐之,使为用。元吉记室参军荣九思为诗刺之曰:"图画饰成庆,玉帛礼埋头诸。"元吉见之,弗悟也。其典签裴宣俨免官,往事秦府,元吉疑事泄,鸩杀之。自是人莫敢言。秦王尝从帝幸元吉第,伏护军宇文宝寝内,将以刺王,太子固止之,元吉愠曰:"为兄计,於我何害?"

突厥郁射设入围乌城,建成荐元吉北讨,乃多引秦王府骁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与行,又籍秦府精兵益麾下。帝知之,不能禁。元吉承间密请害秦王,帝曰:"是有定四海功,杀之着名。"元吉曰:"王昔平东都,顾望不即西,散金帛树私惠,岂非反邪?"帝不该。太子与元吉谋:"兵行,吾与秦王至昆明池,伏壮士拉之,以暴卒闻,上无不信。然后说帝付吾国,吾以尔为皇太弟,而尽击杀叔宝等。"率更令王晊密以谋告秦王,王召僚属谋,皆曰:"元吉戾很,使得志,且不能事其兄。往者护军薛宝以元吉字合之,其文成'唐',元吉喜曰:'但除秦王,取东宫如反掌耳!'为乱未克,已复倾夺,大王不蚤正之,社稷非复唐有。"秦王由是定计。

死年二十四。子承业为梁郡王,承鸾渔阳王,承奖普安王,承裕江夏王,承度义阳王,并伏诛。贞不雅观初,改葬,追爵海陵郡王及谥。后改封巢,以曹王明嗣。

新唐书·李元吉传翻译

巢剌王李元吉小字三胡,是高祖的第四子。高祖起兵西行时,留守于太原,封为姑臧郡公,进封为齐国公,总管河东十五郡诸军事,加官为镇北将军、太原道行军元帅。高祖受禅即位之后,进封为齐王,负担当责并州总管。

开初,元吉诞生时,太穆皇后不喜其貌,不想养他,其侍媪陈善意私自乳养。长大成人之后,为人暴虐好兵,居守边郡日久,愈益骄奢淫佚。常令奴仆、诸妾数百人披甲练习征战,彼此击刺,致使死伤甚众。厥后元吉被刺伤,善意避免他这样任性妄为,元吉发怒,命壮士将她弄死,而私谥她为慈训夫人。

刘武周进犯汾、晋地区,朝廷下诏派遣右卫将军宇文歆辅佐他戍守并州。元吉爱好鹰狗,出城常载猎网满三十余车,并说:“我宁可三天不消饭,也不能逐一日不行猎。”夜里潜出府门纵淫于平易近家,不闭府门。宇文歆多次劝谏,完备不听。宇文歆便上表于高祖说:“齐王多次出城与窦诞肆意游猎,蹂践平易近田,放纵摆布果然侵夺,平易近间六畜殆尽。常常当道而射,不雅观人避箭觉得乐笑。百姓无比怨恨。不成与他共守此城。”有诏书召他还京。元吉暗示父老百姓赴京请留,才得以规复其职。武周率五千骑兵驻于黄蛇岭,元吉派将军张达率步兵逐一百人试着与贼寇征战,张达因兵少不肯出战,元吉强使他出战,了局尽没于阵。张达震怒,便指导武周并吞榆次县城。元吉退保祁县,贼众急攻其城,元吉随即逃回并州,贼寇气势甚张。元吉祥用司马刘德威说:“您带老弱守城,我率锐士出战击贼。”因此携带妻妾宝物夜出,抛弃戎行奔还京师,致使并州失陷。高祖震怒,以后只让他伴同逐一逐一秦王征讨,而不再让他唯逐一挡逐一面了。

不久,任职为侍中、襄州道行台尚书令、稷州刺史。秦王围攻东都时,窦建德前来援救,秦王领导精骑迎战,而留元吉与屈突通持续围困东都,世充鄙夷他们,随即出兵进战,元吉设伏劫击,斩首八百级,生擒其战将。东都平定之后,拜为司空,赐予衮冕制服、鼓吹两部、执剑卫士二十人、黄金二千斤,与太子、秦王各得三炉铸钱自用。累进为司徒,兼领侍中、并州多数督。

其时秦王建有大功,而皇太子不为朝廷表里所瞩目,元吉生怕不乱,想逐一同逐一逐一除去两人。于是向太子建成说:“秦王功业日隆,为皇上所爱,殿下虽为太子,其位不安,不早为计,转眼就会受祸,请为殿下杀掉秦王。”太子不忍心,元吉多次劝说不止,太子方才允许。于是邀结宫中妃嫔,厚贿中书令封德彝,让他们游说高祖,致使高祖果然疏远秦王,靠近太子。元吉还藏匿许多流亡壮士,厚赐他们以钱财,使之为己所用。元吉的记室参军荣九思做诗讽喻他说:“用图画装饰成庆,拿玉帛礼遇埋头诸。”元吉见后,不悟其意。其典签裴宣俨罢官后,前往侍奉于秦王府,元吉猜疑其事会被保守,因此鸩杀宣俨。以后当前人莫敢言。秦王曾经伴同逐一逐一高祖前往元吉宅第,元吉命其护军宇文宝暗藏于寝室之内,准备刺杀秦王,太子坚决避免这样做,元吉发脾气说:“这是为兄思量,他对我有什么风险呢?”

后逢突厥酋帅郁射设进围乌城,建成引荐元吉领兵北讨,还引荐秦王府骁将秦叔宝、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等多人全都偕行,又将秦王府精兵并入其府。高祖知其谋而不能禁制。元吉乘奥秘请加害秦王,高祖说:“他有平定四海之功,杀他没有来由。”元吉说:“秦王夙昔平定东都后,顾望而不西还,披发金银丝帛以立私恩,岂非不是反状吗?”高祖不予回覆。太子便与元吉谋议说:“大军出发时,我与秦王到昆明池宴别,暗藏壮士杀秦王,而以暴逝奏闻,皇上没有不信赖的。然后再劝说父皇将帝位让给我,我就封你为皇太弟,而尽杀秦叔宝等人。”率更令王日至暗中将其诡计见告秦王,秦王召集僚属商议,人人都说:“元休咎残凶险,使他得志,毕竟不能侍奉其兄。夙昔护军薛宝上符录说,‘元吉’二字可分解逐一个‘唐’字。元吉大喜说:‘只要除去秦王,篡夺东宫轻而易举!’制造此轮鹨还未如愿,就已复怀攘夺之心。大王如不早日正定其乱,社稷山河就会非复唐室统统。”秦王由此定计平乱。

元吉死时年齿为二十四岁。其子承业受封为梁郡王,承鸾为渔阳王,承奖为普安王,承裕为江夏王,承度为义阳王,全都连坐诛死。贞不雅观初年,下诏改葬元吉,追封海陵郡王的爵位与谥号。厥后又改封为巢王,并将曹王李明过继给他以主持其祭祀。

李元吉相关

图片前导发端www.gan0.com-福利视频,番号大全,av女优封面种子

名人引荐

图片前导发端www.gan0.com-福利视频,番号大全,av女优封面种子

李元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