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耕望治史三书】严耕望与《治史三书》

2019-12-05 - 严耕望

严耕望年轻时不怎么自信,他曾对老师钱穆说:“虽然很有决心,要向学术路上走,只是天资甚笨,身体又不好。”钱穆则认为,他的天分、勤力、旧学根底都不差,将来必成一番成就,事实果然如此。

我很喜欢看这种学术“丑小鸭”成长为“白天鹅”的故事。因为相对于那些天生就是“神童”的人来说,这样的人离普通人更近,而记述这类事件的书对我们更有借鉴意义。

【严耕望治史三书】严耕望与《治史三书》
【严耕望治史三书】严耕望与《治史三书》

严耕望在《治史三书》(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6月)一书中,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如果你天资不够聪明,没关系,只要你方法得当,肯努力,也可以取得不俗的成就。《治史三书》将《治史经验谈》、《治史答问》、《钱穆宾四先生与我》三本曾出版过的小书结集在一起,是谓“三书”。

对于如何治史,严耕望有自己独特的“心法”。这里面既有技术性的方法论,也有一以贯之的精神。技术性的方法指治史的原则、论题的选择、论文的规范等。一以贯之的精神则是“工作随时努力,生活随遇而安”,所以他在谈技术性的方法时就有细腻的学术体验在里面,而这些是这本书的生命力所在。

其实,做学问也好,干事情也罢,真正决定成功的因素往往“功夫在诗外”。像严耕望这样的学术大师,过人之处笔者认为至少有三点:一是实。陆象山说:“今天下学者,唯有两途:一途朴实,一途议论。”严耕望治学走的是朴实的路子,他认为治史就应脚踏实地实事求证。

他既反对从哲学出发研究历史,认为这样总不免有浮而不实的毛病。也反对将某些社会科学理论当作灵丹妙药,用来指导史学研究,认为这些都是取巧虚浮偷懒的表现;其二是韧。

这表现在他几十年如一日积累资料和长时间专注于一个专题。据严耕望同窗余英时回忆,严耕望自大学时就开始系统地摘录资料,制作卡片,一生积累的资料卡片有20多万件;三是善用其才。他性情温和,善于采用百家方法,而不拘泥于一隅。他自审自己的才性近于追求确实而稳定的历史知识,故一生专攻制度史和历史地理。难怪余英时称赞说“现代史学界没有人比耕望更能自用其才的了”。

令我极感兴趣的是,在《治史三书》一书中,严耕望一面自谦地说天分不够好,“我的成就虽极有限,但天赋亦极微薄,一切迟钝不敏,记忆力尤坏,幼年读书,三两百字短文亦难熟诵”,另一面又透露出极大的自信,“一个人做学问,如果努力不懈,他的方法,悟解一定能愈老愈进步,也愈邃密”。这种坚信后天的努力可以改变一切的言论,对于苦心求学者来说无疑是一股强大的精神动力。

其实严耕望并不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资质愚钝,他高中时就写出《尧舜禅让研究》,提出与众不同的观点,他著的《唐仆尚丞郎表》、《唐代交通图考》、《两汉太守刺史表》、《中国地方行政制度史》等,部部皆为经典,这些成就足够使其列入大师级行列了。

只是他的参照系太高了,所以就觉得自己平凡些。在序言里他说道:“近代史学巨子多半天分极高,或家学渊源,不是一般人所能企及,后来学子可能自叹不如,不免自弃。”他认为他的小成经验,对于青年人也许有一点儿鼓励作用。这也是作者著此书的原因,前辈学人的良苦用心,希望后学者不要辜负。

相关阅读
  • 柯震东复出 柯震东微博发婴儿照 微博频频这是要复出了呀!

    柯震东复出 柯震东微博发婴儿照 微博频频这是要复出了呀!

    2018-03-06

    柯震东微博发婴儿照,微博频频这是要复出了呀! 20180316 2245今日,柯震东在微博晒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圆嘟嘟的小脸蛋,看起来是超级可爱的呀! 还自称,婴儿东东,从小肥到大,后面还发了几个黑脸的无奈表情。

  • 陈志朋和张国荣 讲真 哥哥张国荣和陈志朋真的不像

    陈志朋和张国荣 讲真 哥哥张国荣和陈志朋真的不像

    2018-10-19

    先来两张哥哥张国荣的美图,好养眼的哈。是不是你经常也会听到这些无聊的话有说,陈志朋为什么那么像张国荣呢?有说陈志朋和张国荣神似,更有人说他们是父子关系还是兄弟关系,还有说为什么张国荣的阴柔不让人讨厌。

  • 【袁阔成水泊梁山】纪念袁阔成诞辰九十周年系列活动在天津举行

    【袁阔成水泊梁山】纪念袁阔成诞辰九十周年系列活动在天津举行

    2019-12-05

    据介绍,袁阔成先生生于评书世家,师出名门,少年成名,是北方评书表演杰出的代表人之一,也是我国现代新评书的创始人,被誉为当代评书表演艺术届的一代宗师泰斗。有着“同仁赞许为三阔,直如当年柳敬亭”的美誉。天津作为我国久负盛名的曲艺之乡。

  • 【严耕望中国政治制度】严耕望著《中国政治制度史纲》后记

    【严耕望中国政治制度】严耕望著《中国政治制度史纲》后记

    2019-12-05

    《中国政治制度史纲》,严师归田先生曩昔授课之讲义也。一九六四年,先生自台赴港,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研究所,嗣后多以中国政治制度史及中国历史地理两门学科授课,此书即为多年来讲授国史政治制度之讲稿,乃先生手书编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