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读《纳兰词》有感

2019-12-05 - 纳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首广为流传的《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打动了无数痴男怨女的芳心,而这首词的作者纳兰性德的悲情一生也让人动容。

读《纳兰词》之前,印象中的纳兰性德是敏感、细腻的多情男子,固执的认为诗词虽优美,却少了李白的豪情。作为一名男子,过于细腻的感情不免显得儿女情长。然后当我读完《纳兰词》后,却大为改观。

【纳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读《纳兰词》有感
【纳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初见??——读《纳兰词》有感

一、纳兰生平

身为正黄旗子弟,大学士明珠长子,纳兰性德为何会写出如此悲凉的诗词,这不得不和他一生坎坷的情路相关。

纳兰容若简介:其本名成德,后避东宫名讳而改性德,字容若,号楞伽(qié)山人,满洲正黄旗人,大学士明珠长子,其母为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爱新觉罗氏。

纳兰容若十岁时,就因月食做出了一首最早流传的诗词“夹道香尘拥狭斜,金波无影暗千家。姮娥应是羞分镜,故倩轻云掩素华”。

纳兰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前程似锦。然而在容若顺利通过了会试,成为了一名贡士后,造化弄人。就在殿试前几天,容若却忽然患上了寒疾,从而未能参加当年的殿试,只能眼睁睁的错过了金榜题名的机会。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受挫。

纳兰二十岁时,迎娶了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容若与卢氏二人婚后,过着“闺房知己,琴瑟嘉通”的生活。小夫妻的温存永远是容若最快乐的时刻,生活中的每个细节,在容若眼里都是那样的风情万种。此间,容若创作了不少甜蜜生活的诗作。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容若婚后第三年,卢氏因生产离开人世。在容若和卢氏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里,也是最幸福美满的时候,却突然天人永隔,使得容若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于是,容若的悼亡之音破空而出,成为纳兰词中拔地而起的高峰。容若的悼亡词,堪称古代悼亡词之最。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二次受挫。

随着时间的推移,纳兰容若渐渐走出了卢氏离世的阴影。在他三十岁时,因对方的才情仰慕江南才女沈宛。沈宛心思博雅、秀外慧中,是当时江南闻名的才女,十八岁便已有词集《选梦词》。两人一见钟情,仿若前生相识,很快就坠入爱河。

容若与沈宛在京城同居数月,却有碍于满汉不能通婚的禁令,做不成合法夫妻,两人关系日渐生疏,最终沈宛含恨离开京城,离开了容若。沈宛的离开,对容若而言,她也带走了卢氏最后一片影子。这是容若人生的第三次受挫,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容若因病离世。

纳兰若容短短的一生里,著有词集《侧帽集》、《饮水词》。后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9首,合为《纳兰词》。纳兰容若的词以“真”取胜,结合其戏剧悲情的一生经历,诗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写景逼真传神,抒情至真至切,身后被誉为“满清第一词人”、“第一学人”,与朱彝尊、陈维崧并称“清词三大家”。

二、一生一代一双人

回顾纳兰若容的一生中,“情”是绕不开的话题。不论是对待锦瑟合鸣的卢氏,还是情深缘浅的沈宛,纳兰若容都为爱情创作出不少佳作。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紫玉钗斜灯影背,红棉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这是容若写给卢氏的一首词,写得是何等温柔,把她想象成是从仙境坠入人间的,故而不沾一点烟火气。容若默默欣赏着,她这样子真是惹人怜爱,再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

《鬓云松令.咏浴》:鬓云松,红玉莹。早月多情,送过梨花影。半晌斜钗慵未整。晕入轻潮,刚爱微风醒。露华清,人语静。怕被郎窥,移却青鸾镜。罗袜凌波波不定。小扇单衣,可耐星前冷。

在他眼里,卢氏就好似是曹植当初遇到的那位洛神一样。在中国古代的传统里,几乎没有哪个文人会为妻子写这样的诗词。容若是如此地爱着他的妻子,以至于连三两日的小别也要生出太多的离愁别绪。

三、共君此夜须沉醉

容若一生爱才好客,他以平原君自许,喜交天下的朋友,尤其喜欢结交文人名士。其人生中一位重要的友人——顾贞观,他在容若日后的生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是容若的第一知己,也是容若的良师益友。他与容若在诗词鉴赏、世事论道等许多方面的见解和看法都很相似,两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在许多词作中,容若都提到了自己与顾贞观之间的友谊。

《金缕曲·赠梁汾》: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也正是这一首词,让我彻底对纳兰若容改观。原来纳兰有的不仅仅只是儿女情长,对待朋友同样拥有侠肝义胆。他对朋友极为真诚,不仅仗义疏财,而且敬重他们的品格和才华,从而在这首词里会有“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君不见,月如水。共君此夜须沉醉”的豪迈。容若一生为人至情至性,对朋友肝胆相照,不求回报,心思细腻又不乏男子豪情。

四、冰河铁马觇梭龙

康熙二十一年,纳兰若容被安排到梭龙侦察罗刹驻地形势、水陆交通等情况。在塞外执行军事侦察任务期间,也留下了不少传世佳作。《蝶恋花·出塞》出塞词,为容若出塞远赴梭龙途中所作。这首词通过“出塞”所见,描绘了眼前荒凉的和平景象,回顾历史,总结出战争与和平两种情况,是对中国历史上王朝更替的规律性概括。

《蝶恋花·出塞》: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康熙二十三年,容若作为侍卫,在南巡过程中一路随行。到江南,当地的风物于容若而言是既新鲜又熟识。在扈从南巡期间,容若把对江南的美好印象写进了一组《忆江南》。

江南好,真个到梁溪。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题。还似梦游非。

江南好,水是二泉清。味永出山那得浊,名高有锡更谁争。何必让中泠。

江南好,佳丽数维扬。自是琼花偏得月,那应金粉不兼香。谁与话清凉。

江南好,怀古意谁传。燕子矶头红蓼月,乌衣巷口绿杨烟。风景忆当年。

《浣溪沙》:十里湖光载酒游,青帘低映白苹洲。西风听彻采菱讴。沙岸有时双袖拥,画船何处一竿收。归来无语晚妆楼。

五、有限春光无限恨

容若一生中三次“求而不得”,为后来“清丽婉约,哀感顽艳”的诗词创作增添了其丰富的人生经历。因为卢氏的离去,而写出了“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的感慨,人生除了无聊还有什么呢?

《采桑子》: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清泪尽,纸灰起”——期待来生能再次重逢,结成知己,但又怕两人再次薄命,只能泪挥尽,纸灰起。

《金缕曲·亡妇忌日有感》:此恨何时已。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料也觉、人间无味。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钗钿约,竟抛弃。重泉若有双鱼寄。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待结个、他生知已。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虽然容若后来晋升为一等侍卫,官居正三品。在外人看来,他戴着无限尊崇的光环。但随着沈宛的再次离开,谁又曾真的理解他的内心世界。一切的生离死别,使他愈发感受到命运的无常,也令他愈发落落寡欢起来。在离世前夕,和好友以夜合花为题,竞相赋诗。他创作的“对此能消忿,旋移近小楹”已可以看出其内心深处无法获得正真的快乐。

《咏夜合花》:阶前双夜合,枝叶敷华荣。疏密共晴雨,卷舒因晦明。影随筠箔乱,香杂水沉生。对此能消忿,旋移近小楹。

六、结语

结合纳兰容若短暂而幽怨的一生,他创作的诗词包包含了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各方面,但因为人生的求而不得,最终郁郁而终,年仅三十一岁。

最后就以容若的这首《浣溪沙》来作为结束吧: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相关阅读
  • 【来自纳兰词的好听名字】读《纳兰词》有感

    【来自纳兰词的好听名字】读《纳兰词》有感

    2019-12-05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他可悲但他完美。他不但是清朝第一个大词人,而且是御前一品带刀侍卫他出身贵族,父亲权倾朝野,家中宾客如云他气质高贵,清俊不凡,才思独特誉满京华他年少得志。

  • 【纳兰词书法】楷书书法纳兰词

    【纳兰词书法】楷书书法纳兰词

    2019-12-05

    中国的书法艺术历史源远流长,有着独特且丰富的表现形式和深厚的文化内涵,下面小编带给大家的是隶书毛笔书法,希望你们喜欢。楷书书法纳兰词欣赏楷书书法纳兰词1楷书书法纳兰词2楷书书法纳兰词3浅谈楷书艺术魅力文人或是作家书法在当今大文化背景下。

  • 【人间词话摘抄及赏析】人间词话读书笔记摘抄及感悟赏析

    【人间词话摘抄及赏析】人间词话读书笔记摘抄及感悟赏析

    2019-12-05

    摘抄新样罗衣浑弃却,犹寻旧日春衫著。感悟看到这句话脑海里第一时间其实浮现的是一个年轻男子,面前满是绫罗绸缎,但仍坚持穿着一身粗布衣衫,无他,因为这件衣服是他心爱的女子送的。我脑补了一个深情的男子,但真正了解这句话的含义的含义后。

  • 【纳兰词读后感】《纳兰词》读后感800字

    【纳兰词读后感】《纳兰词》读后感800字

    2019-12-05

    有个地方,有梦不尽的杏花春雨,英红柳绿,更有望不断的轻烟袅袅,流水人家。那个地方到处是温婉的山,柔情的水,红墙黛瓦,乌蓬歌远。云雾悠悠地如炊烟一般山水间缓缓升腾,直到月落乌啼霞满天,直到江枫渔火对愁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