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2020-04-16 - 嗟来之食

与千千万万同龄人一样,我从小就受到了不食嗟来之食的传统教育,像统一种过牛痘的,据说可以自动免疫。很遗憾,一直不得濒于饿死以及受人“嗟来”施舍的机会,无法验证这份教育的功效,只是胡乱幻想一通而已。随着年岁的递增,竟渐至怀疑:嗟来之食,食之则生,不食则死,我真的会选择死亡吗?就为了一点侮辱,赌气而自绝,是不是太不值得?蝼蚁尚且贪生,为人何不惜命?这不请自来的异端疑惑,实在是强烈的罪恶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逼迫我几乎像哈姆雷特那样,一定要弄清楚:生存,或者死亡!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我在《礼记》里找到了嗟来之食的故事:“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履,贸贸然来,黔敖左举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不看倒明白,一看倒糊涂了。黔敖的一句“嗟!来食!”译成白话,相当于“喂!来吃!”并非什么侮辱之词呀。不知你姓甚名谁,唤一声“喂”恐怕于礼无损说得过去,顶多批评一下说话的语气急促僵硬了一些。一个行将饿死的人如此斤斤计较施舍人的语气,神经未免太过敏了吧!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推测饿者必定是落魄的贵族文士,无知无识的草民是没有这份心高气傲的。黔敖或许看出了他的身份和脾气,便“从而谢焉”表示道歉,而他竟然囿于成见拒绝接受,“终不食而死”,就太固执,简直死要面子,令人难以置信了。

【嗟来之食的释义】【谈古论今】嗟来之食

“一箪食,一瓢饮”既非卖国作交换,也不是投敌以求荣,为何硬撑着活活饿死自己呢?若依此类推,莫非齐国饥民都得饿死不成?莫非战争中不幸沦为俘虏的——包括那些英雄豪杰革命志士——全都应该绝食以至身亡不可?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毛骨悚然,四肢寒颤,这、这、这、这太不人道了!

但几千年来,这灭绝人性的自虐教育却披着光荣传统的道德外衣,蒙骗愚弄了一代又一代国民,连聪明智慧的陶渊明也跟着起哄,在《有会而作》的诗篇里,为此写下“嗟来何足吝,徒没空自遗”的句子,表达他对不食嗟来之食的赞同。他挂印而去,弃了五斗米的俸禄,家道贫寒,但他屋前屋后有十余亩可耕地,还私自“开荒南野际”,又常有朋友接济,送酒送粮兼送肉,断不至于流落到像故事里的齐国饥者。

过去,人们总说朱自清是因为拒绝美帝国主义的救济粮饿死的,当作不食嗟来之食的现代版,大肆鼓吹民族气节。他受了饥饿,不领救济粮,这些都是历史事实,但如今揭示出来的史实是:他家并未断炊,他的的确确死于疾病。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千年不遇的大饥荒来了。

当时一些国家主动提出人道主义援助,可我们坚持饿要饿得有骨气,宁肯把裤腰带勒得绑绑紧,坚决不食嗟来之食,让成千上万的饥民被活生生地饿成了传统道德的标本。

原本“安贫乐道”的人们,无论碰上水灾、旱灾或者政策失策,若会自觉地拒绝嗟来之食,当然不可能揭竿而起杀富济贫,这就大大便宜了“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的统治者,他们依旧歌舞升平,享受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我似乎明白了许多。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我想,生命就一次美好,活着才有诸般可能,哪怕忍辱负重,哪怕死里逃生,也没有理由自轻自贱、自绝于天地。

相关阅读
  • 香港李珊珊 港姐李珊珊老公是谁 真相为你揭晓

    香港李珊珊 港姐李珊珊老公是谁 真相为你揭晓

    2018-10-01

    港姐李珊珊老公是谁?这是很多朋友对这位港姐的疑问,那么今天我们就为大家整理了李珊珊的个人资料和李珊珊老公的相关资料,感兴趣的朋友来看看。港姐李珊珊老公李珊珊资料李珊珊(Lee Sansan),1977年10月9日出生于香港。

  • 陶晶莹李李仁 李李仁心疼老婆主动结扎 陶晶莹手术房外大哭

    陶晶莹李李仁 李李仁心疼老婆主动结扎 陶晶莹手术房外大哭

    2018-10-11

    提要 陶晶莹为李李仁接连生下女儿荳荳和儿子“李小龙”后,李李仁因为心疼老婆生产辛苦,前天在陶子的陪同下到书田医院动结扎手术。李李仁说“我一进手术房,陶子就在外面哭李李仁得子后,主动做了结扎手术陶晶莹(陶子)为李李仁接连生下女儿荳荳和儿子“李小龙”后。

  •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2020-03-07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 俄媒称,专家认为,俄罗斯学校需要制定统一的汉语教学大纲,并且通过在国家统一考试中引入汉语考试,这正变得愈发可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月1日报道,2018至2019学年,汉语首次被列入俄罗斯国家统一考试科目。